——听徐直军详解华为“汽车经”" />
搜索
| |

登录

没有账号?去注册

注册

已有账号?去登录
置顶
一个重新构筑认知和品牌的契机
——听徐直军详解华为“汽车经”
中国汽车报网 ·  朱志宇 ·  2019-10-25

  “中国汽车界不缺品牌商、集成商、制造商,缺乏的是优秀的核心技术提供商、核心部件提供商。”10月23日,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京接受了包括《中国汽车报》在内的数家媒体专访。徐直军直言,华为在汽车业务板块的重心在“未来汽车”,做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。当前的汽车市场波动、空间起伏不是华为特别关注的,关键是身处其中华为的竞争力如何、能“抢”到多少市场份额。

  “华为有足够耐心,因为早就习惯了”

  针对早先曾传出的华为造车传闻,徐直军谈到,在去年10月前,关于是否造车,华为内部的确有过分歧,但分歧已是过去时。“华为内部曾多次讨论,在汽车与ICT(信息通讯技术)融合过程中,华为的战略选择应该是什么。在去年10月明确不造车后,华为确定了聚焦ICT技术,帮助车企造好-车,造-好车的目标。此后的一段时间,又进一步把做什么、怎么做清晰化。你们也能看到,从上海车展起到现在,我们一直都在向外界阐述这些信息。”他说。

  成为面向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,是当前华为在汽车业务领域确立的定位。在汽车与计算、通讯技术交叉越来越多、越来越深的背景下,基于已有的能力、技术和经验,围绕智能化、电动化、网联化、共享化的趋势,推出一系列解决方案,成为华为汽车业务的落脚点。在华为看来,在不久的将来,这些解决方案所带来的的商业价值,将超越车身、底盘等传统技术,占据整车价值的约70%,形成一个新的增量市场。

  今年4月华为首次以智能网联汽车增量部件供应商身份参加上海车展,在收到多方正面反馈后,华为“趁热打铁”,于5月正式设立公司一级部门——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(下称智能汽车BU)。“既然是BU(业务单元),那其必然要创造商业价值。但是,短期内华为并不为智能汽车BU设立明确的盈利目标,而是先把产品做好,把能力培育起来。”面对媒体关于智能汽车BU盈利预期的提问,徐直军言语中底气十足:“要知道,在通信业务领域,投入8年后才盈利很正常。汽车业务需要多少年,我们还在尝试,但是华为有足够耐心,因为基于通信领域的经验,我们早就习惯了。”

  “增量部件供应商”的五个落脚点

  围绕“增量部件供应商”,华为规划了五个方面的解决方案——智能驾驶、智能座舱、智能网联、智能电动和智能车云。

  在智能驾驶方面,华为正致力于打造MDC智能驾驶平台。“我们最大的优势是AI能力与云的能力,因此,MDC智能平台将成为一个“大脑”,以华为昇腾芯片为基础、加上智能驾驶操作系统以及自动驾驶云服务。”徐直军介绍,通过智能驾驶平台再开放API(应用程序编程接口),华为可以与广大部件提供商、集成商、应用开发商一起,共同打造三个生态:一是传感器生态,包括激光雷达、毫米波雷达、摄像头等,让这些传感器方便与MDC连接在一起。作为选择之一,华为可利用5G技术开发毫米波雷达,实现全天候成像;还可充分利用领先的光电子技术开发激光雷达,解决激光雷达面临的成本问题与性能问题。二是智能驾驶应用生态,与合作伙伴一起开发智能驾驶应用与智能驾驶算法,不断提供智能驾驶创新功能和服务。三是构建标准体系。在确立接口标准的基础上,与合作伙伴一起在法律、法规、政策等方面建立广泛的生态联盟,凝聚共识,推动整个汽车产业走向自动化,真正实现自动驾驶。

  在智能座舱方面,核心理念是让智能座舱平台与其智能终端生态结合起来。“我们在中国、在全球拥有大量的智能手机用户,建立了广泛的智能终端生态,实现了规模化、低成本。华为公司将基于智能手机麒麟芯片加上鸿蒙操作系统,打造智能座舱平台。希望基于这样的平台,最终构建起智能座舱生态,希望未来的智能座舱硬件可以更换,应用可以不断更新,软件可以不断升级。”徐直军还提到,未来的智能座舱要简化。“当人手一个屏时,未来汽车上到底需要几个屏是需要认真思考和摸索的。我认为,未来汽车交互100%还要靠语音交互,屏上的交互只是辅助。”

  在智能电动方面,华为将开发一款MCU,基于MCU打造一个整车控制操作系统,并将之开放给车企,方便车企更好地做差异化整车控制。同时,华为在能源产业有数十亿美元的规模,可以充分利用能源产业的规模化、器件一致性,把电动化成本降下来,解决充电、电驱、电池管理的成本与性能问题。“基于华为在电源产业的积累,我们可把端到端充电电源转化效率提升2%。但华为坚决不做电池,电池属于化学领域,不是我们所在的产业。”徐直军补充。

  在智能网联和云服务方面,华为可通过4G、5G、V2X的技术,把车与路、车与车连接起来,同时通过云服务,实现对车辆的有效管理,构建出一个全面连接的生态。

  “CC架构及平台是未来汽车的发展方向”

  在徐直军看来,从传统车走向智能网联汽车,必须进行架构改变。传统的E/E架构是总线加分散控制,一辆车上几百个控制器,但走向智能网联汽车后,应充分融合ICT技术几十年发展所取得的成果与积累,把车做成分布式以太网络+三个域控制器的CC架构,实现软件定义汽车,持续为消费者提升体验。“如此一来,在汽车的生命周期里面,持续创造价值就可以通过软件升级,也可以通过硬件替换来实现。遵循摩尔定律,电子行业技术是快速进步,成本也是迅速降低的。”徐直军说。

  智能化的方向毋庸置疑,但中国汽车产业能把握住机会,实现突围吗?毕竟,高端化一直是中国汽车产业面临的突出问题。对此,徐直军表达得很乐观:“很多事情并不一定是按规划、按想象中走的。比如,Mate7卖得那么好我们也是没想到,甚至一开始连Mate这个名字用不用都不知道。的确,中国汽车产业的现实是缺高端品牌、高端产品。但华为愿意与合作伙伴一起去挑战,成不成功会有运气的成分,也需要努力。有一个值得庆幸的是,汽车走向电动化后,传统发动机的劣势被规避了,迎来了一个重新构筑认知和品牌的契机。”

  基于这个契机,徐直军说:“CC架构及平台是未来汽车的发展方向,在这个平台上,硬件可叠加,软件可升级。这个平台可以持续提升消费者体验、持续创造价值,甚至在其生命周期内有能力进化为完全自动驾驶。”

  编辑:王琨

京ICP备13016938号-1.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.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新出网证(京)字172号.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.
Copyright ? 2002-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
齐齐乐捕鱼(红包版)